您现在的位置:成化高中>> 学科教研

让“合作学习”在生物教学中彰显光芒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2日
 

生物组   杨小红

 

内容摘要:该课题中提出“生物教学中三维‘合作学习’的研究”即关于教师在生物教学中借助合作学习小组,采用组内异质、组间同质的模式,利用教学动态因素之间的互动,发挥教师与学生的自主能力,实施全员参与的合作策略的研究。具体包括师师合作、师生合作、生生合作三个方面,纠正了时下有部分老师片面理解的“合作学习“,仅将其理解为学生之间的合作,取其形式,忽略了内涵,使合作学习形式化,结果必然是低效或无效。那怎样使“合作学习”真正取得其效呢?本文笔者就这一年来在调查和实践的基础上谈谈对“合作学习”的全面认识、理解和应用。

关键词:合作学习     策略举措   有效性

 

  • 合作学习的提出

早在1930年代以前,美国著名教育家Colonel Francis Parker便以开创合作和民主的教室气氛闻名。早在1930年代以前,美國著名教育家Colonel Francis Parker便以開創合作和民主的教室氣氛聞名,到了1940年代勒溫(K.Lewin)的研究發現,學生比較喜歡民主的領導方式,於是對團體進行研究,將心理學研究從個人移到團體。到了1940年代勒温(K.Lewin)的研究发现,学生比较喜欢民主的领导方式,于是对团体进行研究,将心理学研究从个人移到团体。 他的學生德徐(Morten Deutsch)提出合作和競爭的理論,強調不同目標互賴是合作學習小組成功的動力,並能增進彼此的和諧和人際互動。他的学生德徐(Morten Deutsch)提出合作和竞争的理论,强调不同目标互赖是合作学习小组成功的动力,并能增进彼此的和谐和人际互动。1960年代強森等人(DWJohnson & RTJohnson)創立合作學習中心,將理論化為實際的教學策略,指導教師如何採用合作學習進行教學,並廣為推行。1960年代强森等人(DWJohnson & RTJohnson)创立合作学习中心,将理论化为实际的教学策略,指导教师如何采用合作学习进行教学,并广为推行。 1970年代德布里和愛德華(D.DeVries & K.Edwards)發展出「團體探究法」;史雷分(RESlavin)也提出「學生小組成就區分法」和「小組協力教學法」;凱根(S.Kagan)發展出「協同合作法」;艾洛森(Elliot Aronson)也發展出拼圖法(Jigsaw)。1970年代德布里和爱德华(D.DeVries & K.Edwards)发展出「团体探究法」;史雷分(RESlavin)也提出「学生小组成就区分法」和「小组协力教学法」;凯根( S.Kagan)发展出「协同合作法」;艾洛森(Elliot Aronson)也发展出拼图法(Jigsaw)。 1980年代合作學習教學法的研究仍持續發展著。 1980年代合作学习教学法的研究仍持续发展着。在我国对合作学习出现研究和实验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

合作学习是一种富有创意和实效的教学理论与策略。而关于合作学习的外延界定,见仁见智说法不一。前苏联的“合作教育学”所涉及的是师生之间的互动合作;美、加等国的合作学习所涉及的是师师、生生之间的合作;我国教育专家所倡导的是教学各动态因素之间的多维立体合作互动合作。所以本课题界定为“生物教学中三维‘合作学习’的研究即涉及师师、师生、生生之间的合作。

 

二、合作学习的应用与实践

在此笔者分三块“师师合作、师生合作、生生合作“分别谈谈对合作学习的认识,在调查的基础上应用于实践的过程与体会。还是比较粗浅,只望对同行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师师合作

“研讨出真知,研讨出效率。”新课程改革在倡导学生合作学习的同时,也要求教师合作探究,形成研讨氛围,发挥“集团效应”的优势,“一种思想与另一种思想交换,可以形成两种思想”,这样可以集思广益,取长补短。 教师合作的基本组织形式是校内的备课组、教研组,当然也会有机会走到校外进行全市或全省甚至全国的教师交流,尤其现在有了网络之后更是排除了时间空间的束缚方便了教师合作。教师合作的内容媒介有集体备课,教学研讨、教学观摩或教学评比等。

作为备课组长我充分发挥着这最小教研单位的个人潜能与集体智慧。去年四月份我校进行省四星级评估,其中一项是评估者听课,优课率必须达到多少比例才够资格。每个人都肩负着重任和压力。当时我们刚好讲到选修3模块第五章《生态工程》第一节,选修知识理论性不强,与实际生活联系紧密,要上好一堂课真的不容易。讨论的结果我们采用多媒体辅助教学,组内三名教师分别去找材料——关于环境污染视频、图片;关于生态工程的实例展示如桑基鱼塘、沼气工程;传统农业——石油农业——生态农业的过度与特征。之后三人分别主要负责一项事务——制作课件;编写教案、学案;试上第一遍。总之在活动中因为实现了人人动手、人人参与、人人献计献策的主人翁意识的良好氛围,最终才获得集体的成功。

生物学是以实验为基础的学科,体现在选修1模块,于是为了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操作能力,在实践中理解理论知识,学生分组实验成了常见的课堂教学模式。一个班四五十为位同学,每4—6人分为一组,受诸多因素的影响,课堂秩序往往较乱,一个老师往往是照应不过来或兼顾不到。我当时上《果酒与果醋的制作实验》时,我邀请了同组教师前往一方面听课一方面帮忙:榨汁;指导试剂的加入等对照实验的设计;及时解决学生实验过程中出现的疑问与误操作。这样师师合作共同把握课堂的真实情况,效果良好。

另外我在遵循学期初学校要求各备课组制定学期活动计划——拟定每次活动的时间、讨论课题与内容,中心发言人的前提下,更注重平时组员间的交流互动,加强与校内或校外其他备课组的沟通,还尽量让活动的内容形式多样化:集体备课、相互听课评课、说课,也包括教案、学案或教学案例、教学论文的编写等。总之在共同反思、分析和总结中不断调整不断提升集体内各成员的学科素养和教学水平。

 

2、师生合作

师生合作是教学过程的主旋律,教学过程是师生共享教学经验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师生共同明确教学目标,交流思想、情感、实现培养目标。师生合作的时机主要在课堂,但也不能忽略了课外。课堂上主要以“提问——解答——评价”的方式进行合作交流,课外可通过师生间的促膝长谈或面批作业进行知识、思想的交流与碰撞。

高三复习《ATP的主要来源——细胞呼吸》时为了学生更好地突破“探究酵母菌细胞的呼吸方式”这个重点(高考大纲将其列为C级要求)时,我结合课本与学生已具备的知识基础设立了如下问题串:①为何选则酵母菌这种生物做实验?②观察图装置比较,有氧无氧条件分别怎么控制?③怎样保证酵母菌正常生活的条件?④该实验中的自变量、因变量、控制变量分别是什么?⑤实验的结果是什么?从而得出什么结论?注意课堂上提出的问题层次性,促进学生思维发展,及时反馈学生学习信息,引导学生深入探究

选修3《植物组织培养》的教学中,因为有必修知识的基础学生自学后不难提出三个问题:①一个花瓣为什么能发育成一株菊花?一个花瓣怎样发育成一株菊花?这样长成的菊花与用种子萌发长成的有什么区别?这是很实际的三个问题,其实就是我要讲的三个知识点:原理——植物细胞的全能性;植物组织培养的过程;这种方法培育植株的优点或意义。之后我又问:花瓣细胞在菊花体内时为什么没表现全能性,而仅仅构成花呢?(即植物细胞全能性表达的条件)我坚持课堂上主要是突破学生想知道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从学生的认知实际出发,教师的提问只是起到引导、补充、检测的作用,体现学生是学习的主体。

另外教师要能在学习、生活、人生等多方面给学生指导、还能分担他们的快乐、痛苦与忧愁,作为父母或朋友的角色,这样才会建立真正的合作、友爱、民主的师生交往关系,在这种和谐的师生关系下,教与学的效率均会获得双赢的。

 

3、生生合作

著名合作学习理论家约翰逊指出:课堂活动的主流是学生的合作活动,学生的合作活动能否有效进行直接关系到学生学习积极性的发挥,学习成绩的提高和集体凝聚力的形成。学生合作方式主要有课堂中教师组织的小组讨论或小组实验,或者课下以组为单位共同完成某些实地调查、社会实践或查阅资料的活动。

在选修3第4章《生物技术的安全性和伦理问题》的教学过程中,因知识性不强且带有主观性,所以不适合采用由教师主持的讲述或谈话法,我均采用了以学生合作为主的教学方式。在“基因工程的安全性”教学中,让学生在自学课本与观看我收集的视频后,先自己整理观点,然后组内交流,最后每三组分正反两方开了一个小型辩论,在活动中各执己见,主要观点的描述和理解甚是到位;针对三个热点“克隆人、试管婴儿、基因身份证”,我让学生写了科幻论文,然后挑选典型的课堂交流,丰富的思维、惟妙惟肖的模拟让师生们都留下深刻的印象!活动中我让人人参与了其中,人人都有了收获,教师始终是组织者、引导者让活动井然有序有效地进行。

选修1第一专题中《果酒和果醋的制作》教学中,我让学生每人准备一两种水果作实验材料进行资源共享,在实验操作过程中,我以小组合作的方式让学生自己设计实验自己操作再针对出现的现象或我提出的问题进行讨论解释。课堂效果是明显的,探讨的气氛浓烈,课堂知识的理解透彻,课堂巩固运用的题目正确率高。

小组合作学习是新课程理念提出的一种新型的学习方式,要选择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内容进行,不能为了合作而合作。它意在通过小组合作探讨,相互启发,实现优势互补,解决个体无法解决的疑难问题,但是这种有着优秀学习品质的小组合作学习方式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它需要我们教师不断的指导和长期的熏陶。

 

三、合作学习的意义和展望

从哲学的角度看“事物是普遍联系的”,即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普遍联系的统一整体,事物的联系是客观的。可见在教学中师师、师生和生生之间都是有联系的统一整体,只有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作用,进行人与人间的合作交流,善于扬长避短、取长补短,这样才能不断提升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如果不善于和他人合作,将不同的知识加以交流、综合,提高和运用就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要求.合作是一种比知识更重要的能力、是一种体现个人品质与风采素质,是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

 曾看到一则故事:有两个兄弟各自带着一只行李箱出远门。一路上,重重的行李箱将两兄弟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左手累了换右手,右手累了换左手。忽然,大哥停了下来,在路边买了一根扁担,将两个行李箱挑了起来。兄弟俩轮流着挑,他们反而觉得轻松多了。这也清晰地告诉我们:要发展自己,必须要学会合作。

不过要注意的是合作学习的倡导者认为:合作学习并不排斥竞争与单干,在适合时宜时,竞争和个体活动能够增益于合作学习,而且我认为合作应该在自主的基础上进行。时代要求我们“尊重个性、弘扬个性”,培养具有“独立的人格、独特的个性、独创的精神”的素质。合作不是要完全统一,而是一种氛围。头脑风暴法(Brainstorming)是最近“合作学习“上比较前言的方法,其发明者是现代创造学的创始人美国学者阿历克斯·奥斯本于1938年首次提出。Brainstorming原指精神病患者头脑中短时间出现的思维紊乱现象,病人会产生大量的胡思乱想。奥斯本借用这个概念来比喻在合作氛围中思维高度活跃,打破常规的思维方式而产生大量创造性设想的状况。

沉宝玉老师的《合作学习教学法》一文中提到沈寶玉Johnson & Johnson对理想的教学型态所开出来的菜单:一大杯的合作学习、两汤匙的竞争、两汤匙的个别学习,用细心和深思熟虑把材料轻轻的搅拌均匀,再依照每个人的不同口味调整各种材料的份量。这一段高度概括了全面合作学习在教学中的重要作用這樣的口味是否適合所有的教師、學生和教學現場,留待每一個第一線的教師自己去琢磨、體會。 ,但是如何在合作学习中体现个性化特点,这是每个人需要用心琢磨、实践中不断完善的。

参考资料:毛信绍 马利明 谈生物学课堂教学中的合作学习 .生物学教学,2005(9)

《在职攻读教育硕士专业学位——教育学》  2004年12月

网络 《合作学习教学法》沈寶玉沉宝玉

     何金明.合作学习模式初探.新课程(教师版),2009.7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